现在辛苦的都过了。

我在等我的孩子下班,他在这边推拿。我每天都会等他一起回家,早上十点半,十一点来,我会等到晚上跟他一起回家吃饭。我们住在Jurong, 蛮远的,但是他在这里做很久了,十多年了。我不会推拿,因为学推拿很麻烦,要用功读书,还要有力。我以前在公司扫地、冲茶、抹玻璃。

我丈夫很早就过世了,我一个人把六个孩子养大,四个男的,两个女的。孩子是我的动力。我的丈夫死的时候,最小的孩子才刚学会爬,都还没有到一岁,而大的孩子大概也有八岁,九岁。

年轻的时候比较辛苦,现在比较轻松了。我已经八十六岁了,孩子都长大了,孙子也有十多,二十多个。这个儿子是干儿子。他没有人帮忙,所以我来帮忙照顾东西。他有时要去买东西吃,还是去厕所,摊位都没人看,所以我就来帮忙。我在新加坡没有其他的亲戚,因为我是从怡保来的。现在辛苦的都过了,孩子都结婚生子了。我觉得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,一步一步来。
Ho Swee E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