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奶,我最记得你对我说过,你没有白疼我,这句话我真的感动至今。

大家好,这位是我与我奶奶的合照。她叫龚润娣,今年已是八十五岁了。她出生于贫穷家庭,从小必须负担家计。长大婚后,与我爷爷育有六名子女,生活依然过得捉衿见肘。她三十六岁那年因丈夫去世守寡,从此独自含辛茹苦将六名子女抚养成人。我们兄弟四人因为爸妈得上班,所以我们从小就是由她负责照顾我们。我们兄弟四人里,我和她比较亲近。记得有一次爸爸带我们全家人出游,我和弟弟争着吃冰淇淋而吵闹,爸爸因一时怒气,举手掌掴我,奶奶千钧一发之际,用她的手掌掩盖着我的脸庞,而爸爸的铁掌打在她的手,因为力道强大,事后她的食指的一小截骨头还从此突出。谈起这件事情,她还说要不是她用手掩盖我的脸庞,你爸爸早已经把你打成聋子了。至今,我们都关系密切,有许多事情我都会和她倾谈商量。在我最无助无奈时,她总是不厌其烦的劝导和关心我。最近,她因年事已高,身体逐渐衰弱,进出无数次的医院和诊疗所,但她还不时关心正在经历人生低潮的我,深怕我会自暴自弃,伤害自己。奶奶,我最记得你对我说过,你没有白疼我,这句话我真的感动至今。我只希望今后你都身体健康,我会尽快走出人生低潮,不让你担心,更要珍惜陪你度过每一天。
Lee Chun Lo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