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out Movementfounder's wordslearn morePERSONA-
LITIES
STORY
GALLERY
POSTCARD
GALLERY
UPCOMING EXHIBITIONPAST EXHIBITIONSCHOOL
OUTREACH

身为马来西亚人民,我们都在这个文化大熔炉中长大。我们当中有许多人不止会说一种语言或方言,虽然我们常常忽略这些语言或方言。实际上,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民都希望你能够根据不同的情况,而使用不同的语言进行交谈。

我本身在槟城长大,我们周围的人会说福建话,像我妈妈的福建话就说得非常流利。至于我的福建话则是从朋友那里学习的,以作为我与他们之间更有效的沟通方式。时至今日,我发现福建话无论在我的社交生活和工作上,都带来了极大的帮助。

身为一名印度籍穆斯林,我出门时都会戴着头巾。由于我的外表,人们总认为我是马来人,当我用马来语或英语与他们交谈时,他们并不会感到意外。

但当我开始说泰米尔语时,事情就开始变得有趣。你会看到人们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。然后,当他们听到我讲印地语时(我从电影里学习到的),人们经常会感到惊讶。当我开始用福建话交谈时,他们的下巴就会掉下来。

我觉得这种颠覆人们预期的表现非常有趣。

当我在印度求学的时候,我和同伴们在很多时候都会说马来语,因为非马来西亚人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。我们在语言上的独特优势,让马来西亚学生深感自豪,并有助于我们更加团结。

我的语言能力,已经证明能让我在工作中占有很大的优势。我能够更容易地与不同种族的病患沟通。当年长的病患听到我会说他们的语言时,他们会变得更加放松,也更加舒适。

这里我想到一个有趣的经验。几年前,当我在双溪大年(Sungai Petani)的苏丹阿都哈林医院(Sultan Abdul Halim Hospital)工作时,发生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。我在男病房值班巡视时,碰巧在相连的4张病床躺着一名印度人、一名尼泊尔人、一名华人和一名马来人。

当我开始以泰米尔语与印度病患交谈,隔壁床的老伯(Pakcik)感到震惊。我向他解释说,泰米尔语是我的母语。

当我用印地语和尼泊尔病患交谈时,那位老伯(Pakcik)兴奋地说:“你也能说沙鲁克·汗语(Bahasa Shah Rukh Khan)”。当我开始用福建交谈跟华人叔叔交谈时,老伯(Pakcik)脸上露出的不可思议表情可想而知。

我发现,当人们意识到友族朋友可以说用他们的语言时,他们往往会变得更加友好,这确实有助于彼此的沟通和相互理解,并达到和谐共处。

当然,马来西亚有很多我喜欢的节日。我和其他穆斯林兄弟姐妹一样庆祝开斋节,但也享受着与我印度朋友们聚在一起欢喜地庆祝屠妖节。华人农历新年期间的槟城,总是伴随着漂亮装饰和舞狮表演。说着同样的语言,可以让我更好地沉浸在庆祝活动中。

我认为马来西亚人民真正很幸运。我们拥有如此丰富的文化等待着我们去一一发现。事实上,一整年下来,我们有这么多的节庆,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无数的乐趣。

我的兴趣是学习更多的语言,因为这将让我打开更多体验马来西亚多元文化色彩的大门。这可以说,是最好的我。

我对学习语言的兴趣为我打开了许多大门,让我能够在丰富多彩的马来西亚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。从很多方面来说,这是对我最好的。
Zawaniah